有啥恐怖的鬼故事吗?鬼故事很恐怖的

2022-08-05 19:49:50 文章来源 :网络 围观 : 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宋老文是生产队的一个会计,分产到户后,会计的职务被撸了,原本在生产队里当会计的时候,宋老文小日子过得非常滋润,给别人多记点工分,秋后分粮时做点手脚,一年到头不少捞油水,如今看着别人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而自家就指着一晌玉米旱田地,日子过得惨不忍睹,一年到头也攒不下几个钱。

  村里人就好心地劝说宋老文:老文啊,村里都养猪,你盖个猪圈也养几头,一年养三茬猪,也能收入万八钱的。”宋老文听了后就动了心,可是养猪要盖猪圈,手里没有那么多的钱,又不想找人借,宋老文苦思冥想了很多天,突然一拍大腿说:“有了,别说盖猪圈,就是盖房子都够用了。”

  原来宋老文的祖辈曾经是方圆百里最有钱的大地主,他的爷爷宋上流,父亲宋中流死的时候,坟墓都是大青砖砌的圆坟,宋老文鬼迷了心窍一样,对村里人说:“夜里梦见我爷爷和我父亲了,他们说在坟里太闷了,告诉我把他们坟上的青砖拆了,透透气。“村里人听了也都半信半疑,宋老文说干就干,赶着马车,拿着锹镐,来到了自家的祖坟,花了两天时间,把自己爷爷宋上流和父亲宋中流的坟给刨了,将拆下来的大青砖拉回了家,足足拉了十多车,又找村里人帮忙,盖了三间八十多平米亮亮堂堂的大猪圈。

  盖好了猪圈,抓了二十多个小猪娃,第一年下来就赚了一万多元,宋老文心里高兴啊,就想大干一番,从亲戚手里借了四万元,花高价从猪场买了一头种猪,七头老母猪,宋老文打算自己配种繁殖,出售猪娃。这头公种猪身高足有一米三,体重三百多斤,一身的黑毛油光可鉴,猪嘴里的獠牙竟有四五厘米露在外面,极其威武雄壮,宋老文看着这头种猪,心里说不出来的喜欢,将这头种猪当祖宗一样,精心照料饲养。

  这一天,宋老文照例起早打扫猪舍,拿着竹扫掃正在猪圈里清扫猪粪,身后的大公猪却不知为何发了狂,用猪嘴对着宋老文的屁股就是猛地一拱,然后抬头使劲一挑,宋老文妈呀一声惨嚎,就被顶趴在了地上,屁股蛋子上被大公猪的两根獠牙,扎了两个血洞,顿时血流如注,宋老文强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捂着屁股,踉踉跄跄地回到了屋里,趴到炕上,疼得不住声的惨嚎,妻子杜老丫赶紧找来医生,消了毒,处理了伤口,缝了七八针,宋老文受了伤,下不了床,所有的活只能杜老丫一个人干,自从大公猪顶了宋老文,杜老丫就不敢进去清扫大公猪的那间猪舍,也害怕大公猪给她屁股上来一下,不到十多天的时间,猪舍里就臭气熏天。

  这一天傍晚,杜老丫照例拎着猪食桶喂猪,刚把一桶猪食倒在食槽里,突然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说:“杜老丫,赶紧进来,把我的住所打扫干净了,否则我让你眼睛生疮。”杜老丫抬头四处张望,发现跟前没有人,一低头看到大公猪抬着头,一双小猪眼正凝视着自己,这时,就看到猪嘴一张一合说:“看什么看,赶紧进来打扫,这么臭,熏死你爷爷我了。”杜老丫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妈呀”一声,扔掉猪食桶,连滚带爬地跑进了屋里,上气不接下气的对趴在炕上的宋老文说:“不好了,老文啊,闹妖精了,大公猪开口说话了。”

  宋老文问:“什么猪说话了,怎么回事,你慢慢说。”过了好半天,杜老丫才惊魂未定地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宋老文当然不信:“你扶我起来,咱俩一起去猪圈看看。“杜老丫搀扶着宋老文一瘸一拐的来到猪圈,宋老文仗着胆子趴在猪圈门上说:“大公猪,你会说话。”大公猪抬起脑袋,看着宋老文,用苍老的声音说:“你这不肖子孙,拆了我的坟,害得你爷爷我无处安身,只有附体在了这头黑猪身上,你赶紧滚进来,先把猪舍打扫干净了,再给爷爷炒几个好菜,来二斤好酒,好好伺候我,否则我让你家宅不安,人人得病。”宋老文一听,三魂吓飞了两魂,扑通一声就跪在猪圈门前,不住磕头说:“你真是我爷爷宋上流?”大公猪吭哧了几声说:“宋老文,你这个不肖子孙,为了盖猪圈,连自己祖宗的坟你都敢拆,这世上还有什么缺德事情是你不敢做的,赶紧照我吩咐的去做。”宋老文赶紧一拉身边杜老丫说:“赶紧进去,把粪便清理干净了,这真是咱家爷爷宋上流还魂了。”杜老丫战战兢兢地走进猪圈里,清扫完猪舍,又立刻去厨房炒了四个菜,将四盘菜放到猪舍里,又倒了一大海碗高粱酒,放到地上,只见大公猪趴在地上,吃一口菜,喝一口酒,还时不时抬起头,用小眼睛色咪咪的在杜老丫身上扫来扫去,吓得杜老丫赶紧跑回了屋里。

  大公猪每天除了吃点猪食外,几乎天天都要吃几盘好菜,喝上一大碗高粱酒,一个多月后,宋老文屁股上的伤也好了,对大公猪也不在恐惧了,心里想:“我去,不就是一头会说话的猪么!有什么可怕的。“

  这一天,宋老文就趴在猪圈门上和大公猪商量:爷爷,我养了七头母猪,你看有没有方便的时间,给七头母猪配个种,生几窝小猪糕子,我好卖几个钱。”大公猪一听宋老文的话,全身炸毛了,晃着猪脑袋,呲着两颗獠牙恶狠狠地说:“宋老文,你这个不孝子孙,明知道我是你爷爷宋上流,为了赚钱,你还想着这些肮脏龌龊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你等着吧。”宋老文一看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吧,于是说:“无论怎么说,你现在就是一头猪,好吃好喝养着你,你不干活,以后就别想好吃好喝的这等美事,过几天,就找杀猪匠来把你处理了。”大公猪往地上一躺,不再搭理宋老文,宋老文一气之下,就不再给大公猪炒菜送酒吃。

  几天后,杜老丫左眼睛上竟然长了豆粒大小的疔疮,不到半个月,左眼睛就失明了,宋老文杜老丫害怕了,两口子跪在猪圈门前,向大公猪磕着头哀求:“爷爷,你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从此后,宋老文依然每天好酒好菜的孝敬大公猪,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年。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天下传,这件事慢慢就在村里传开了,甚至连外村人都知道了这件怪事,说宋老文养了一头种猪,是个妖怪,天天要喝好酒吃好菜,否则就祸害宋老文全家,有胆大的还偷偷地去宋老文家去看这头大公猪,邻村有个七十多岁神婆王二奶奶,听说此事后,掐指一算就知道了事情缘由,于是来到了宋老文家,对宋老文说:“你爷爷宋上流的坟里住着一只狐仙,你把你爷爷的坟刨了后,这只狐仙没地方去了,所以才找上了你,赶紧把这只狐仙送走吧,否则不但你家破人亡,村里乡亲们也会跟着遭殃。”

  宋老文一听原来如此,吓得立刻跪在地上哀求王二奶奶说:“二婶啊,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全家,你一定要给想个办法。”王二奶奶就说:我去和狐仙说个情,你把猪圈拆了,用这些青砖把你爷爷,你父亲的坟重新修好,在用鸡鸭鱼小三牲在坟前祭祀七七四十九天,就可以把这只狐仙送走了。宋老文立刻满口答应拆掉猪圈,重修祖坟。

  于是王二奶奶又来到猪圈和大公猪说:“狐仙啊,宋老文刨挖祖坟,虽然大孽不道,他也受到你的惩罚了,看在咱们相识了几百年,都是仙家的份上,给个面子,你就放过他吧,他已经答应重修祖坟了。”大黑猪看了一眼王二奶奶,扑通一下倒在了地上就断了气。

  王二奶奶选了黄道吉日,让宋老文重修了祖坟,宋老文折腾了两三年,不但一分钱没赚到,还拉下了四五万的外债,老婆杜老丫瞎了一只左眼,自己被大公猪拱了一下后,伤了臀部的神经,走路也一瘸一拐的。

  这是外公说过的一个恐怖故事,我当时听完三天不敢睡觉,就怕床底下爬出一个一身白衣、青面獠牙的“恶gui”……

  外公负责看守仓库,这些都是生产队里集体的东西,私人不能拿一个南瓜和山芋。

  外公经常和我们说:“你们不要小看一个山芋,有时候可以救一个人的命。你们没有挨过饿,不懂的。”

  所以他知道自己责任重大,不敢有一点点懈怠和马虎。他特意让外婆帮他泡了一壶浓茶,就是好让自己时刻有精神。

  外公到了后半夜的时候,虽然一直喝着茶,因为白天都是干的力气活,他也是又累又困,所以不知不觉外公打起了盹。

  就在外公真的要睡着的时候,他忽然听见哪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外公强忍睡意,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外公拿起煤油灯到处查看,没有什么啊?难道刚刚是可恶的老鼠,外公那一辈的人对老鼠那是深恶痛绝,因为老鼠是小偷,专门偷粮、偷一切可以吃的。

  外公看看没有什么,就放心了,他准备躺一下休息一会(仓库里临时搭建的木板床),就在外公朝木板床走去,他看见床底好像有白色的东西。

  他又转身去拿挂在墙上的煤油灯,刚一回头,他就看见……

  等外公清醒过来,村里的公鸡已经叫了三遍了,天也蒙蒙亮了。

  外公揉着头上被打的包包,那说不害怕就是骗人,他又朝床底看过去,现在什么也没有。

  外公看见煤油灯还是挂在墙上,心里有些奇怪,昨晚明明记得手里拿着煤油灯,然后被什么东西袭击了。

  他也没有多想,就拿起煤油灯查看仓库里的山芋等等,这一看不好了,一堆山芋不见了,外公着急了。

  他立刻赶到支书家,告明了昨晚发生的事,支书也和他一起来到仓库,是的,其中有一堆山芋不见了。这些山芋可是大家的口粮,村里那么多人都等着分呢!

  外公让支书看他的头,头上一个大血包还在,外公可没有说谎。支书知道外公为人,你就是让他拿公家一根线,他都不会拿。

  当支书听到外公说真的看见一个白衣gui,他作为一个村干部,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他认为这是外公的无稽之谈。

  反正外公不愿意看仓库了,支书没有办法,又派了村里的“刘大胆”刘叔,这是村里胆子最大的人。

  刘叔一个星期晚上都没有睡觉,他眼看也没什么事,就放心了。那天晚上,他也和外公一样,躺在木板床上休息,就在这时,他也看见了和外公说的那个gui。

  刘叔一开始也吓了一跳,不过他毕竟是“刘大胆”,他可什么都不怕。

  就在这时,刘叔感觉这是一个女的,他借着忽明忽暗的煤油灯光,一把扯下了那女gui的长舌头,是一个纸做的面具,面具下竟然是村里的“三娃娘”。

  这个时候,那个女gui也就是“三娃娘”扑通一跪,刘叔一时愣住了。

  现在刘叔明白了,“三娃娘”冒充女gui就是为了偷仓库的山芋,唉!

  “三娃娘”没了丈夫,家里三个半大孩子,没有一个壮劳力挣工分,那日子可想而知。

  刘叔什么都明白了,也理解她们孤儿寡母的苦,他让“三娃娘”不要吱声,让她以后不要再偷了。说反正自己也是一个人,以后分到了山芋等口粮,自己也吃不完,会给她送去。

  “三娃娘”默默流着泪走出了仓库,在夜色的掩映下回了家,她知道,她真的遇见了好人,以后,她们孤儿寡母有希望了。

  后来大家都说“刘大胆”就是“刘大胆”,连白衣gui都怕他,仓库的山芋再也没有丢过。其实,只有刘叔自己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都是苦命人,因为穷啊!

  我也知道外公说的gui故事,其实是人装的,就是因为饿而偷生产队的山芋。

  可是小时候我一直很害怕,晚上也不敢睡觉,就是害怕床底下爬出一个白衣gui……

  也就是10年前吧,那时候我刚入行,进入房地产行业。做一个中介经纪人。用了三个月把周边所有的楼盘都跑遍了,基本了解了整个板块,我比较喜欢做租赁,因为租房子简单的多,不和现在一样有什么精装公寓,以前就是一套一套跑,然后拍照片。

  听说凤凰山中有座千年古墓,里面有数不清金银珠宝,却从来没有人盗过,原因很简单,传说这墓被人下了诅咒,谁要是盗了古墓,会不得好死。

  偏偏有人不信邪,这不,有几个年轻人,利益熏心,胆大包天,在一个漆黑的夜里,用炸药直接把坟墓炸开。

  结果,真金白银,古瓷玉器,装满了两大箱。就在众人暗自庆幸自己要发大财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这座古墓有正室和两间耳室,两个耳室里堆满许多造型诡异的纸人纸马,正室里只有一副棺材,棺材盖已经被几人打开。

  里面躺着一具死尸。

  只是这具死体太非同一段,整个脸庞完好无损,而且面容饱满,根本不象是死了多年的干尸,加上墓室里光线很弱,乍一看,倒像一个活人。

  几个人围在棺材前面。在尸体和棺木之间的缝隙里,塞满了金银财宝,这个人就象是躺在财宝里。

  有个叫二赖的人试图用手抓起这些金银,这时,令人鬼魅的一幕出现了。

  在别人看来他的手分明已经抓到珠宝,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什么也没有抓到,那些金银珠宝就象是虚拟的,看在那里,其实什么也没有。

  二赖不服气,双手拼命划拉着,结果什么也没有捞到,肉眼却见两只手慢慢地化成了血水,而二赖象中了邪似的,还在那里挥动着手臂捞着。

  "啊"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声地叫起来,领头大哥见势不妙,赶紧上前把赖二拽下来,这一会功夫,赖二的手臂从胳肘处已经不见了。

  突生变故,众人也顾不得其他,赶紧背起赖二拎着两个大箱子向外面走去,本来鱼贯而出,走出墓室时却发现后面背赖二的陈胖两人不见了,剩下人壮着胆子摸回墓室,见陈胖躺在棺材边,脖子上像是被什么东西勒死,赖二竟然跌进棺材里,和死人躺在一起,早没了气息。

  目睹这一切,一个叫猴三的盗墓贼再也忍不住,蹭地跳起来向外就跑,一头钻进夜幕里,第二天人们闻声赶来,在几里外一座小树林里找到他,他疯了,夜里发生的事他一点也记不起来。

  那天晚上,去盗墓的四个人,最后只剩下领头大哥,他连夜溜回了家。

  几天后,有人在西山看见一人让人掏心剜眼,死像甚是骇人,有人认识,正是那位领头大哥,听说,那座千年古墓还是他的老祖宗,带头挖祖坟,怪不得不得好死。

  恐怖的鬼故事我不会讲,但是发生我身上的真实故事堪比鬼故事,我现在想起来后背都发凉!

  那是在二十多年前,我们这个小山村里当时人还很多,有一天晚上我睡的好好的听见有人在外面叫我,我当时想这大晚上的谁来叫我呢?我就开门看了一下,我们这里都是土窑洞院子,也没有大门,我开了门发现外面也没有人,当时我在想是不是做梦了呢?外面当时很亮哪天好像是十五,我上了个厕所又回家睡了,大概到三点来钟又听见有人叫我,我这次醒来真的是感觉到了害怕,我想不可能两次做梦都是有人叫我吧?我壮着胆子掀开窗帘看看外面,当时外面皎洁的月光照的和白天一样,只是院子边上树的影子要比白天黑的多,我隐约能听见村头的狗叫声不断,当时我根本睡不着了,听老人说晚上有不干净的地方点支烟比较好,我就点了一支烟坐在炕角上,我等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也没有动静,就钻进被窝里了,我当时很害怕就蒙着被子,刚蒙住被子又听见有人叫我憨娃憨娃,当时真的有种被吓尿的感觉,这个时候我甚至头都不敢从被子里出来了,可是外面还在一声一声的叫,我当时真的吓坏了,我甚至连呼吸都不敢了,那叫我的声音还是不听不间断的叫,我把被窝弄了个小缝眼睛看看窗户,只看见窗户上有个影子 好像是一个人,我壮着胆子大声叫谁呢?其实我知道我那声叫声都在颤抖,这时候外面那个人影说我,我的妈呀!这到底是谁?我浑身抖擞着咬着牙问他你是谁?他说是我!我也听不出是谁的声音,那时候年轻说害怕是真的但是内心也在想到底是谁?我就坐起来因为也没有脱衣服就到门口顺手拿了一个一米多长的棍子,我想不管是谁先来他一棍再说!

  我有一次壮着胆子打开门我看见一个人影在我家院子边上蹲着,我想今天必须弄明白怎么回事情,我气势汹汹的走过去,走到离他不到两米的地方我站住了,他背对着我,我问你是谁他说我是你表舅,我一想我哪里来的表舅呢?我说你转过来我看看,他说你别害怕,我说你转吧!他转过来的那一刻我差点晕过去,我看见这个人满脸是血,我一棍子就打过去了,他惨叫一声就从坡上滚下去了,我看见他滚下去了还在叫唤,这个时候我肯定他是个人了,就下去看了一下到底是谁,我仔细一看原来真的是我表舅,我表舅有个儿子很不孝顺经常打他,原来我表舅今天又被他儿子打了,他就来我家了,第一次来叫了一声他想在我家住一晚,他以为我睡着了,他就去麦场的草垛里了,可是越来越冷他没有办法又来了,我这一棍子把我表舅打的不轻,后来腰疼了半年多才好了!

  那天我表舅睡被窝里一个人哭了半夜,我安慰他叫他不要哭了,说我表弟脾气不好以后就和他分开住,我表舅说我哭的不是你表弟打我,我哭的是你表弟打了我那么多都没有你那一棍子打的狠,说着说着我表舅哭的更厉害了………

  讲一个我小时的故事。大约是1977年左右吧,记不太清楚了,那时候我7岁多但没上小学,住奶奶家类似于现在的留守儿童。那年的深秋,奶奶家的窗户已经糊上麻头纸了。因为我调皮弄坏了一个洞,晚上下雨挺冷的,就用我的裤子堵上了。半夜三更我尿急,拉开灯就爬下土炕去撒尿,尿桶就放在屋子中间,尿完后边往炕上爬边顺手从火边拿个红薯啃着,这时候突然窗户上的裤子被什么东西给捅掉了,露出一张大血脸呲牙咧嘴冲我笑。吓的我呲溜一下就钻进来被窝,我奶奶应该也看到了,赶紧拉灭灯,嘴里嘀嘀咕咕开始念经(奶奶信教),后来不知怎么就睡了。第二天起来,院子墙角有一个大脚印(晚上下雨地上湿)。

  小时候,我家旁边是我三爷的瓦房,那时候三爷一家搬到新房子入住。那个瓦房就一直放着那让别人堆积着杂物。房子里供奉着一尊土地爷。每到有节日的时候我们家族的那些女士们就会拿贡品去拜。有一次,我一个堂婶(有阴阳眼,可以看到那些东西)过去拜土地爷的时候,房子里突然出现一个留有花白的胡须的老者说,整个房子搞得乱七八糟。那个堂婶不知道这个老者是谁也不认识,觉得这个老者至少有上百岁的年龄。后来这个堂嫂问我爷爷那辈的人,描述着这个老者的样子和说话的语气。我爷爷那辈的人就说是他们的大伯!觉得好好房子竟然用来当杂物间,很生气!

  ??事连篇

  1945年,据我奶奶回忆,那是一个凌晨。

  我的老家后面有一个大坝,那个大坝是纯土路堆的,坝子旁边是条河,河边有个废弃的钢闸网,网住了一个发电站,据说这条河当时有人跳下去过,还有的说那个废弃的发电站绞进去过人,之后周围邻居就不让小孩再去那边玩。后来慢慢的那个河就荒废了,大坝还在使用。

  记不清是哪一天了,她只记得天上的月亮大极了,而且那天的月光惨白一片撒在大地上,把地面和树都照发白,就像是罩了一层白纱。那时候,也是静的出奇,一点声都没有,连虫都偃旗息鼓,排列整齐的树林,离远看倒像是一一个个摆好的棺材。

  这样的天,我们那晚上是不兴出门的,老一辈的说,这样的天出门晚上是会碰见事儿的。奶奶出门的时候也是犹豫的,毕竟有些话讲的不是没有道理的,但那会家里穷,要出门去买卖菜挣钱,一咬牙就出门去了。

  走到坝子中间,她的眼睛晃了一下,以为是看久了发白的地面,眼睛慌了神。但是这一晃神她一细琢磨,感觉不太对劲,那一恍神像有东西蒙了下眼,想来,心下发麻,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想快点去镇子上。奶奶快步往前走,但是走着走着就不对味了,这条路走不到头!我家到坝子顶也就几分钟的时间,但是她在那走了将近半小时,还没走到坝子顶,心下一凉,这怕不是碰见老人说的鬼打墙了。奶奶一想到这,不由得一阵发麻,走也不是,停也不是,她也不敢往后看,人肩上有两把火,灭了,容易引来不干净的东西,不过,现在已经碰见了。

  汗就顺着额头往外直冒,奶奶想到一招骂人的话,只要骂的凶,自然就怕她。她就往前慢慢走,一边走一边骂,但是没有多少用处。慢慢的奶奶发现天开始变了,慢慢的变黑,像是泼了墨,这时候不知道哪里传来的一阵狗叫,眼前一闪,看得见。这时候奶奶模糊见看见自己在河边一直来回走,就差一点临门一脚了。那时候奶奶不敢停留,急急的赶去集市!

  奶奶回来后和老太讲了这事,老太以后再也没让奶奶在这么早出门!

  女人是一个野生动物学家,她和科考队员在狼窝发现了这个男孩。她把他,不对,它,带回家去养着。队友劝告她说:“这孩子从小被狼养着,肯定有很重的兽性。养在家里不安全。”她笑笑:“没关系的。它是人啊!一个人类的小孩,它需要一个温暖的家庭,需要有家人来教会它适应人类世界啊!”队友便不再劝她了。

  她把它带回家,关在用钢筋强化过的房间里。每天都教它人类的行为,她想要把它变成他。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它却没有丝毫的改变。她每天对它微笑,给它提供食物,但它每次见到她却依旧凶狠地呲着牙。她一年的努力,一点结果都没有,她表达的善意似乎完全没有被感觉到。它依旧是纯粹的野兽状态。

  “该死的!我花费了一年的时间,竟然一点结果都没有!”她脸上再没有了笑容,满是阴沉。“所以说野兽对善意有感觉,根本是没影的事。野兽就是野兽,到底是变不成人的!只可惜,本来以为驯化它写的论文可以让我成功的……”希望落空,她只能把怒火发泄在它身上,一顿棍棒交加。她不再管那房间的狼孩,开始忙着做其他可以让她有所成就的事情。她不再给它喂食,“那种没用的东西,饿死最好!”

  某天傍晚,她回到家,一打开门,看到的最后一幕便是一嘴闪着寒光的尖利牙齿。它用牙齿撕裂她的喉咙之后,站起身,擦拭自己身上的血迹,看一眼地上的尸体,然后找出她准备了一年的衣服穿上。它,不对,他,出去,关上门,对着无月的天空微笑。“你知道么,野兽的直觉,真的很准哦……”

  那是刚分田到户实行责任制时,我村一老头六十岁,他家分到一头驴,家里没地方养,村边有一废弃的提水站房,老头将驴养在那,做了架隔墙人也住了进去。晚上睡后听见放在地面上的搅料棍(喂牲口时给草里拌些麦麸用来搅拌的木棍)有滚动的声音,老头起床看了看没发现有异常,可刚躺下一会又响起来,想起以前在这房前上吊死了个人,老头越想越怕。一连几个晚上都是这样,老头怕了,叫了组里几个年轻人晚上与他做伴,有个胆大的晚上蹴在隔墙门囗一动不动地借着月光守望着,半夜正有点迷糊时,那搅料棍又响了,他揉一揉眼细看后大笑起来,原来是两只老鼠在啃搅料棍头上粘着的麦麸,弄得棍动着响着。

  

有啥恐怖的鬼故事吗?鬼故事很恐怖的

  

有啥恐怖的鬼故事吗?鬼故事很恐怖的

  

有啥恐怖的鬼故事吗?鬼故事很恐怖的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